位置:首页 > 证券 > 新股

两家城商行加入IPO大军 拟上市银行因何“偏爱”A股

来源:城市金融报 作者: 2020/6/25 10:59:57

日前,广州银行和重庆三峡银行加入IPO大军。至此,A股IPO排队的银行数量增加到19家,并且全部是中小银行。这些银行为何选择A股上市?除了上市,中小银行还有哪些补充资本的方式?

证监会官网披露,6月17日,广州银行已提交《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》材料。同一天,距广州银行千里之外的重庆三峡银行IPO也获当地银保监局批准。

一天两家银行加入IPO大军

资料显示,广州银行成立于1996年9月17日,由46家城市信用合作社基础上组建成为广州城市合作银行;2009年9月,获准更名为广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。截至2019年末,广州银行资产规模达到5612.31亿元。报告期内,广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33.79亿元,同比增幅22.35%;归母净利润43.24亿元,同比增幅14.73%。

据了解,广州银行的上市之路颇为坎坷,早在2009年9月,该行完成重组后,就曾提出过三年上市的口号,但始终未有实质性进展。随后的多年间,广州银行一直未曾放弃上市步伐,终于在2018年10月向广东证监局递交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申请。

此前市场多认为,股权过于集中是广州银行上市的一大阻碍。从股权结构来看,截至2019年末,广州银行总股本约117.8亿股,其中,广州金控及广永国资分别持股22.58%、19.71%位列广州银行前两大股东,南方电网、南方航空则分别持股16.94%、12.68%,分别为该行第三、第四大股东。

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介绍称,按照相关上市要求,商业银行实现上市原则上单一法人持股比例不得高于30%,且境外战略投资者不能超过两家,持股比例不能高于25%,单一境外投资者比例低于20%。经过了多年的“清理”,广州银行股权结构也进一步得到优化,上市后也能解决该行开拓新市场、新业务过程中资本金需求的问题。

正在筹备上市的还有重庆三峡银行。6月17日,重庆银保监局同意重庆三峡银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,发行规模不超过18.58亿股,这也是办理辅导备案登记三年多后,重庆三峡银行IPO获当地银保监局放行。

官网信息显示,重庆三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,是重庆市市属国有重点企业,同时也是一家西部城商行。截至2019年末,重庆三峡银行注册资本55.74亿元人民币,资产总额2083.85亿元、各项存款余额1444.01亿元、各项贷款余额1011.30亿元;员工2200余人,营业网点86个,覆盖重庆市所有区县。

事实上,重庆市本土已有两家上市银行,分别是重庆银行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。重庆银行于2013年11月在港股IPO,近年来重庆银行一直在筹划回A。另一家重庆农商银行已率先完成A+H股上市,2019年10月29日正式登陆A股市场,不过该股上市首日就出现开板,被业内成为“史上最惨新股”。

此前重庆本土银行均选择先H股、后A股,但重庆三峡银行直接放弃港股,选择在A股IPO,这背后有何深意呢?

“从技术上来说,选择在哪个市场更多强调的是市场效率,如何能尽快进入市场,并获得较为合理的估值水平。”王剑辉表示。

巨丰投顾高级投资顾问丁臻宇分析称,港股市场上农商行及城商行并不太受欢迎,流动性比较差。今年就发生过甘肃银行暴跌的局面。中小银行上市融资,更多是为了补充资本金。补充资本金的方式,除了IPO,还有发行资本债、永续债等方式。相对而言,上市之后,融资方式更为完备。

“港股上市容易,但再融资较难。这也是很多上市公司选择先H、后A股方式的主要原因。”丁臻宇表示。

前有17家中小银行正排队

根据证监会6月18日披露的信息,在A股排队候场的拟上市银行共有17家,其中,湖州银行、上海农商行2家银行的审核状态为“已反馈”,安徽马鞍山农商行、亳州药都农商行、东莞银行、广东南海农商行等15家银行均处于“预先披露更新”的状态中。再加上广州银行、重庆三峡银行,目前明确冲刺A股IPO的银行已达19家。

不过,今年以来,虽然中小银行争先恐后进行A股IPO,但目前尚无一家银行实现过会上市。对此,相关业内人士表示,除了受疫情影响,使中小银行资产质量产生不确定性外,银行股估值不断走低,或是今年中小银行上市“暂停”的重要原因。

公开信息显示,2019年,银行板块的整体市净率在0.72倍左右,大面积破净。2020年这一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。最新数据显示,目前A股上市的36家银行中共有32家破净,仅有4只银行股尚未跌破每股净资产值。

“银行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金额,是估值低迷的表现。”这已经成为业内普遍的共识。

其实,对于中小银行来说,补充资本并非只有上市一条路可以走。

6月4日,银保监会网站发布了《中国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》,提出鼓励采取市场化方式引进投资者,包括外资和民营企业,鼓励依法合规的兼并、重组和股权投资。同时也积极推动增强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,提升资本使用效率;支持银行通过发行普通股、优先股、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、二级资本债等方式,拓宽资本补充渠道;鼓励地方政府通过多种方式筹集资金帮助中小银行补充资本。

(文章来源:城市金融报)

点击显示
相关推荐
  • 证券
  • 财经
  • 理财
  • 新股
  • 置业
  • 学堂